【國度廣場復興系列】 之 八零三 再論葛理翰:甚麼叫「國家轉化」?

【國度廣場復興系列】 之 八零三
 
再論葛理翰:甚麼叫「國家轉化」?
文/潘榮隆
  (新竹新恩堂牧師、清大生命科學講座教授)

 
 
圖片來源:Canva

  「去,使萬民作我的門徒。」耶穌說。(太28:19)
 
  8月30日,前蘇聯總統米哈伊爾•戈巴契夫(Mikhail Gorbachev)因病藥石罔效而辭世。
 
  戈巴契夫是蘇聯第一位也是最後一位總統;他因允許:蘇聯解體、東西德合併、東歐各國逐步邁向獨立,被俄羅斯人憎恨,卻被西方人所尊崇,甚至被頒諾貝爾和平獎殊榮──他結束了東西冷戰。
 
  其實,戈巴契夫最重要貢獻是,批准了當代最偉大佈道家葛理翰牧師(Billy Graham)於1987年會晤蘇聯教會領袖,讓他們在1992年10月,於共產制度掌控下、寒冷的莫斯科廣場,舉辦一場破天荒的佈道會。
 
  那年,戈巴契夫被絀,他的學生鮑利斯•葉爾辛(Boris Yeltsin)成為後繼的國家領導人,正面臨軍事政變危機,葛理翰佈道會穩住了俄羅斯的人心,激發許多在國家動亂下無助百姓的希望──若說葛理翰牧師以福音改寫俄羅斯歷史,也不為過。
 
  在那場被稱為俄羅斯史上最偉大的屬靈復興佈道會,十萬多人由四面八方湧進,甚至有遠從烏克蘭或其他東歐共產國家的百姓,搭了幾夜火車,才來到廣場,只為聽福音、聽有關耶穌的故事,呼吸一口宗教自由的新鮮空氣。那一晚,依葛理翰佈道團傳統,單送出俄文翻譯的《聖經》就有近百萬本,這在共產祖國蘇聯還是創舉──那是奇蹟之夜,神藉葛理翰牧師成就了史上最重要的屬靈復興。
 
  莫斯科屬靈復興氛圍並沒有隨佈道會結束而散去,它飄進了東歐諸國,尤其藉著來自烏克蘭的牧者與參與青年攜回火種,在烏克蘭持續發光,許多與會的青年,跪在廣場上不只歸信耶穌,還立志成為傳道人──他們後來點燃了烏克蘭的屬靈復興、由教會帶出「橘色革命」,進而席捲整個東歐,成就舉世聞名的「顏色革命」,改寫東歐國家命運。
 
  早期,這位來自純樸鄉間的年輕傳道人葛理翰,對真理懷有絕對不可動搖的信心,曾視無神論共產主義為最大的敵基督,他的名句:「魔鬼使用共產主義與上帝對抗。」贏得美國教會讚賞。後來,葛理翰牧師認識到自己的角色不是先知,而只是受召為主佈道。先知職責是指斥君王的不是,甚至要宣判罪責,但佈道家,是要讓最多的人聽聞福音。於是,他在1977年決定到匈牙利佈道。當時美國教會幾乎集體極力反對,流亡海外的匈牙利人更堅決斥責他的「背叛」,葛理翰牧師只是平靜回應:「只要沒有附帶條件,我願意前往任何地方傳揚福音」。
 
  那場成功的匈牙利佈道會,不但當地人受益,連一些蘇聯人也趕往匈牙利與會。他便陸續前往波蘭、東德、捷克、羅馬尼亞等共產國家佈道,把福音種子散播至鐵幕之後。而莫斯科的佈道會,是他一生最為經典的佈道巔峰。
 
  葛理翰牧師為「國家轉化」(State transformation)樹立一個新典範(Role model);他為教會留下一個偉大的屬靈資產(Legacy) :「與其咒詛環境,不如進到環境裡,讓那裏的百姓,聽到福音。」
 
  偉大的佈道家葛理翰牧師,是我一生最景仰的屬靈前輩。
 


 
g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