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國度廣場復興系列】 之 八零二 從「Plagiarism」說起 (7):除基督以外,別無拯救

【國度廣場復興系列】 之 八零二

從「Plagiarism」說起 (7):除基督以外,別無拯救
文/潘榮隆
  (新竹新恩堂牧師、清大生命科學講座教授)

 
 
 圖片來源:Canva


  「除祂以外,別無拯救;因為在天下人間,沒有賜下別的名,我們可以靠著得救。」 (徒4:12)
 
  有一份民調公布說,在台灣有48%選民不在乎他們候選人的論文是否涉及「Plagiarism」(抄襲、剽竊)。我蠻相信這個「48%」的比率。
 
  我曾在一所頂尖大學課堂,做了一個非正式的隨堂觀察:上課時,發下點名單,任由學生自由簽到,結果得到「簽到率」大約為90%的該課註冊人數;但是,我同時不動聲色,默默以目測法點數「出席率」,實際得到約為70%。換句話說,確實有10%的學生應該出席,卻無故曠課--他們沒有守住註冊時對學校的承諾:「不得無故曠課」(翹課)。在該課,實際出席者約為70%,那麼簡單的數學與邏輯告訴我:在「簽到」的90%學生中,有20%是由出席的70%學生裡,有人代為簽到(90%-70%)--不可能無中生有啊。假設以1:1的比率(在多出來的20%裡,每一位未出席者相對應有一位在場出席者幫他代簽),那麼「代簽者」與「未出席卻有簽到者」共約佔40% (即20%+20%)參與了「造假」。於是,共約有50%的學生是「不負責任」(無故曠課者)+「參與代簽造假者」。也就是說,這所頂尖大學學生「誠實率」僅剩50%--接近該民調結果:48%的台灣人不在乎「誠實」。
 
  上述兩項獨立實驗,證實台灣人「誠實率」約為50%。那麼您說,台灣需要甚麼呢?--要做為一個正常國家,台灣最需要的應該是:先「認罪悔改」吧?!
 
  這些學生都是國家未來主人翁,上層結構的棟樑,是帶動國家向前行的領袖,竟然只有50%的誠信度,身為大學教授,我感到遺憾與慚愧。
 
  最近走在路上,抬頭一望,滿街看板上都是俊男美女的畫像,旁邊盡是妙語的口號、承諾,照片下方常標示頂尖大學的碩/博士學位;整個台灣好像很學術哩。但,我想到此地一位諾貝爾獎得主說,「政見可以不必兌現」、看到母校有學弟「三進三出」念了七年,才大學畢業,還可以高居國器要津,總總異乎常人想像的詭譎現象,卻不能說出口,遑論仗義直言,我突然對這個國家有諸多的淒涼感覺。尤其抱著孫女在懷,看著她們天真無邪的童顏,想著她們未來要面對那類50%在上掌權者,惶惶然竟悲從中生。
 
  保羅說:「我所禱告的,就是要你們的愛心在知識和各樣見識上,多而又多,使你們能分別是非,作誠實無過的人,直到基督的日子。」(腓1:9-10)要我們子孫,在複雜動亂的世代中,學習各種知識與見識、培養愛心,本就已經很沉重,還要他們面對價值顛錯的系統,有判別是非的能力、有誠實無過的修為與道德勇氣,更是不容易--作為基督徒,我似乎軟弱到只能等待著基督的再來,而做終末之日最後的呼求:「主耶穌啊,我願祢來。」(啟22:20)

  因為,「除祂以外,別無拯救;在天下人間,沒有賜下別的名,我們可以靠著得救。」(徒4:12)
 
  台灣唯一的出路,在於基督。
 
 
g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