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國度廣場復興系列】 之 七六六 為Sozo而寫 (2):救贖

【復興系列】 七六七
為Sozo而寫(2):救贖
文/潘榮隆
  (新竹新恩堂牧師、清大生命科學講座教授)
 
   「祂名叫『耶穌』,因祂要將自己的百姓從罪惡裡『救』出來。」(太1:21)
 
  「耶穌」的定義是「Sozo」:有「救贖」(Salvation)與「醫治」(Healing)之意。(參本專欄之766期)我為「Sozo」而活(加2:20)、為「Sozo」而從事文字工作:我為「醫治」而寫,我也為「救贖」而寫。
 
  朋友說,我是多產的文字事奉者;其實,平均每週我只能寫兩篇各約1,000字的專欄、每個月一次約4,000字的「講座」專稿,這數字與專業作家相比,真是小巫見大巫。已逝的林清玄自退伍後,每天寫上3,000字的文稿,而成就台灣最暢銷的知名散文家,直到他出走大陸,還是如此作文不輟。多年來一直是諾貝爾文學獎被提名人的日本著名作家村上春樹(Murakami Haruki),每日早上5點起床,撰寫文稿到中午,至少5,000字,才肯在下午出去健身。至於科幻小說家倪匡,則自稱是世界上寫漢字最多的作者,他能每小時手寫8,000字哩。當然,不是寫得多就偉大、寫得少就是魯蛇。被譽為20世紀美國最偉大的小說家、1954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海明威(Ernest Hemingway),每天也不過寫上500字罷了。
 
  不在字數多少,每個寫手都有一個故事哩;我每個字都為「Sozo」而寫,在敲下的每個字裡,我尋求「醫治」與「救贖」――「醫治」始於「救贖」:耶穌對那位癱瘓的病人說:「你的罪被赦了。」接著,他就得痊癒,「當眾人面前立刻起來,拿著他所躺臥的褥子回家去,歸榮耀與神。」(路5:18-25)我同樣渴望得痊癒,我也要在眾人面前起來、回家去、榮耀神,因此,我的罪必須先被赦免、被救贖。所以,我寫「救贖」(Sozo),為「醫治」。
 
  那一年,醫師宣布我罹患鼻咽癌,我驚惶失措,虧得整個教會和差會為我守望禱告,我也誠心認罪悔改,神蹟般地我得了醫治。從此,我為「救贖」而活、為「救贖」而寫。我寫,因為罪曾被赦免、被救贖;我奮力寫,不顧身體的殘弱,因為我曾從死門關返回,我的餘生不再是我自己的、全然屬於耶穌了――「Write for Jesus」,是我今生的命定;我必須要寫「救贖」。
 
  在所寫的每一個議題裡,我看到神的全能、在每個小人物的故事裡,我發現主的憐憫與恩典。在字裡行間,其實,我是在尋求救贖的機會――聖靈提醒我諸般隱藏的罪,讓我凝視自己細微不易察覺的缺失;面對文字,主讓我有面對自己罪行與罪性的勇氣。文字的事奉,「原沒有可誇的,因為我是不得已的。若不……,我便有禍了。」(林前9:16-17)
 
  偉大的詩人曾說:「我心裡湧出美辭;我論到我為王做的事,我的舌頭是快手筆。」(詩45:1)每當聖靈讓我心中湧出美辭,我想呼喊讚美,卻五音不全、我欲高聲宣揚,卻笨口拙舌,無法表達,聖靈就握著我的手,要我臨帖,忠實地一筆一劃藉著文字驅使我為王做事:我所能做的,就只剩下認罪悔改――救贖的開端。
 
  用文字尋求救贖,是主給我的恩典。為「Sozo」而寫:我罪得救贖、我病得醫治。



 
g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