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國度廣場復興系列】之 七六九 「牧二」祭司們

【復興系列】 之 七六九
「牧二」祭司們
文/潘榮隆
  (新竹新恩堂牧師、清大生命科學講座教授)

 
   看著他們的髮絲,這些年來由滿頭烏黑逐漸轉成灰白稀疏,我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感激――他們是主的忠心溫良之祭司,為著這個國家的轉化,默默駐守祭壇,堅持不退。

  十幾年來,沒有中斷過,這群牧師們每個月輪流在台灣各縣市,進行「兩天一夜」的聚集(簡稱「牧二」),一起禱告、同心領受從上頭來的感動與教導、彼此分享屬靈心得、相互供應與激勵。維繫他們聚會不輟的,是神的憐憫與他們心中有一個深刻的渴望:主,願您的國降臨。

  當年,印度來的柯馬太(Mathew Kuruvilla)牧師旋風式地在全島巡迴,啟動台灣教會的「神蹟佈道」,因緣際會下這群牧師們開始彼此認識。接著,神帶領烏干達的慕約翰(John Mullinde)牧師及時進入台灣,擴展屬靈面向,陪著台灣教會轉型進入更高層次的「國家轉化」屬靈事工時,他們同感一靈,配合「國家祭壇」的設立,勇然躍入一個隱藏的服事:「劬勞的祭司」。

  他們不再為自己祈求、不刻意為自己教會人數禱告,反倒無怨無悔地只為國家轉化向神呼求,直走到如今。他們毫無保留地全然投入國家轉化的職分;我心中深深認為:他們是台灣教會最珍貴稀有的資產,也是神給這塊土地無上的禮物-在動亂不安、價值顛錯的時代,神沒有忘記台灣,祂為自己的國度留下這群未曾向巴力屈膝的祭司們。

  「牧二」祭司們有一個共同的特徵:他們是鎂光燈照射不到的小型教會牧者,卻在這個小小團隊裡找到了一生宏偉的命定,「國家轉化」。

  「拿撒勒還能出甚麼好的嗎?」(約1:46) 拿撒勒人耶穌竟改變了世界。-小型教會能出甚麼好的呢轉化國家的祭司,我如此深信。

  身為科學研究者,我喜歡以「屬靈結果論」(Spiritual Teleology)來探究一些事件內部深層的屬靈意涵:「好樹都結好果子,…所以,憑著他們的果子就可以認出他們來。」(太7:17、20)我嘗試去理解他們的國家級祭壇之「作業模式」(Business model):「尋求神的話語(《聖經》經文與根據)」 「形塑本土的(Grass root)神學概念」「確定神的心意」 「呼求神的國降臨 」「以世局發展、社會變遷做檢驗(Check point)」。

  我發現,這些參數間(Parameters)有一種「正相關性」(Correlation)。-以致我確信,他們是神為台灣特別揀選的一群祭司們,猶如神在上世紀二次世界大戰時,揀選了豪威爾(Rees Howell),帶領著一群跪在神學院地下室的威爾斯劬勞祭司們,他們改變了戰局,在列寧格勒之役、敦克爾克大撤退、…或諾曼地登陸。因為國家祭司們,「義人祈禱所發的力量,是大有功效的」。(雅5:16)

  誰說只有大人物才能寫歷史?這一群沒有鎂光燈迴照的嘉年華會舞台、沒有雄厚財力支援,甚至屬靈爹不疼、為父的不珍惜,但他們有以馬內利神的同在,承續了華人教會的屬靈資產,發展出本土神學,一心渴慕神國降臨、期盼國家轉化,還是可以有偉大的蝴蝶效應哩。

   瞧!這群人!(約19:5)-他們是神揀選的國家祭司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(獻給「牧二」祭司們)


 
go top